>

他的手机上装了3款打的软件,不认可出租车驾驶

- 编辑:yabovip2019 -

他的手机上装了3款打的软件,不认可出租车驾驶

借着智能手机普及的东风,打的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APP应用市场,至少有20多款类似的APP在相互竞争。由于它颠覆了人们长期形成的打的扬招习惯,对出租车行业运营管理、政府部门监管及衍生出的资源公平分配等带来了新课题。 好评和差评呈“对半开” “嘀嘀打车”、“易打车”、“打车小秘”……在手机安卓市场里20多个有“打车”关键字的软件中,有的下载量已突破万次,有的则只有寥寥数十次。通过软件介绍可看到,下载排名靠前的打车软件开发者几乎都是外地科技企业。部分热门打车软件的客户使用评价,好评和差评基本“对半开”,“响应速度慢”、“费流量”、“植入广告多”是用户反映集中的几个问题。 同行间市场竞争激烈 不惜“返现”来拉客 一家打的软件开发公司负责人坦言,打的软件前景相当广阔,但市场培育只能说是刚刚起步。随着大量企业扎堆入市,不得不通过“返现”给司机,或给乘客提供各种“好处”来拓展市场占有率。大众出租车司机师傅称,他的手机上装了3款打的软件,只要每周保持一定的在线时间,各软件公司会以话费形式返还费用给他,“每个月光手机话费就能赚300元-400元,根本用不完。”“最初希望通过对特定客户群投放广告、推出收费的增值服务模式盈利,但现在显然不具备条件。其他新入市公司为争夺市场,有的给司机配智能手机,有的根据完成业务向司机和乘客‘返利’,有的甚至只要下载客户端就提供奖励,说白了就是比谁‘烧得起钱’。”目前打车软件市场发展轨迹与先前一度红火的“团购”类似,正经历群雄逐鹿的“混乱期”,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存活,暂时还看不到“钱景”。 除同行间争夺市场的“血拼”,大型出租车企业加快完善电调系统也给“民间打的软件”发展增加了不小的变数。在上海,目前大众、强生、锦江、海博等四大出租车公司均有自己的电调叫车中心,且已开始陆续上线自己的手机叫车软件。 一些打的软件开发公司已在这场生存之战中求变:“嘀嘀打车”希望与电信运营商合作,推出低价订制智能手机;还有的公司把“分成”全部用于补贴用户,拉低手机售价。经历了一波跑马圈地式的扩张之后,不少“先吃螃蟹”的软件公司开始重新审视定位发展前景。

■ 乘客通过第三方软件与司机私下达成协议

“经过积极协调,两大叫车软件公司愿意接入传统出租汽车电调平台,并进一步规范相关业务行为。目前正进行相关技术方面的对接。”

■ 近期纠纷频发

快的、嘀嘀两大叫车软件公司争斗不止中,出租车司机的运营模式已经发生变化。上海市交通港口局昨天宣布,经政府协调,两大叫车软件公司表示愿意接入传统出租汽车电调平台,并正进行相关技术方面的对接。

■ 大众强生明令禁止

快的宣告价格战胜利

昨日,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重申,不认可出租车驾驶员和乘客私下加价预约,建议乘客通过正规的出租车企业电调平台预约出租车。

“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之间的补贴之战,已经决出了明显胜负。”2月12日,快的打车宣布,其竞争对手嘀嘀打车“首先败下阵来,将每单的补贴金额由原来的10元降至5元。初战告捷后,我们在今日略微调整了奖励方案。但是,在乘客端的补贴仍然坚持每单10元不变”。

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“快的”、“嘀嘀”等第三方打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抢滩出租车电调市场,通过这类软件,乘客能和司机单线联系,还可以通过加价来提高打车成功率。然而,由于这些打车信息均未纳入企业的统一电调平台,缺乏监管引发纠纷,交港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正与有关部门研究制定“出租车预约标准”。

据了解,快的打车本次微调只针对司机端。在乘客端,乘客每天享受的优惠和奖励数目都不变,即每单10元,每天4单(支付宝直接支付2单、扫码支付2单)。

额外“小费”无发票

快的打车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和杭州这4个城市,司机端的奖励由原来的15元/单变为10元/单,每天的笔数仍旧是5笔;这一补贴相比嘀嘀打车的5元/单仍高出了一倍。除上述4个城市外,司机端的车费奖励由15元/单变为5元/单。此外,司机用支付宝扫码收款的优惠也坚持不变:每单依然奖励15元,每天5单。

乘客汪先生下班后打不到车,便通过第三方打车软件加价10元预约了一辆出租车。但到达目的地后,驾驶员不能对他额外支付的10元“小费”提供发票,“我的车费是可以报销的,少了这10元钱发票,只能自认倒霉。”

1月10日起,嘀嘀打车与微信支付发起为期一个月的“立减活动”,乘客在微信上付款,立减10元车费,司机每单可获得10元补贴,腾讯埋单。快的打车则是联合支付宝实施新的奖励方案,只要乘客用支付宝钱包付打车款,乘客每单奖励10元,司机每单奖励15元。

本文由yabovip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他的手机上装了3款打的软件,不认可出租车驾驶